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她之家_专注女性信息服务的女性健康网

上环导致感染、宫腔粘连?我们用证据说话!

2021-4-28 18:49| 查看: 40| 来源: 微信公众号 妇科之家

合作联系:广告合作、网站合作,请联系邮箱:tazhijia@qq.com;文章投稿请点击上方投稿按钮进行投稿,本站所有文章都标注来源出处,可在文章底部查看出处说明,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配合您谢谢!
在当下时代,人类在反对“造人”这件事上,也是煞费苦心。
无论是避孕套、避孕药、避孕环、皮下埋植避孕……总有一款适合你。
与此同时,很多女性同胞总对各种各样的避孕方式心存疑虑,担心会不会感染?有没有副作用?对身体有没有损害?
今天我们就来讲一讲最最常用的避孕方式:宫内节育器。
宫内节育器,真有这么多后遗症吗?
众所周知,宫内节育器是一种放置于女性宫腔内的避孕工具。
现在常用的节育器的材质有金属的、塑料的、硅橡胶的和释放药物的节育器。其形状有环型、V字型、T字型等。
我们都知道,子宫是孕育胎儿的场所,胎儿早期要在子宫内膜上着床生长,若子宫腔里放置一个异物,子宫内膜就会对异物发生排斥反应,内膜中的白细胞增多,宫腔液中的蛋白含量和成分发生改变,从而影响子宫内膜正常着床的生理条件,进而不利于胚胎的着床。

上环导致感染、宫腔粘连?我们用证据说话!

在上个世纪70年代,由于无菌观念意识的薄弱和抗生素应用的不广泛。道尔顿宫内节育器的使用导致很多女性生殖道的感染和不孕,因此很多女性对使用宫内节育器进行避孕产生了很大的疑惑和误解。
来自美国的一项调查研究显示,他们选取了2011年-2017年461例既往使用或未使用宫内节育器的育龄期妇女,通过对比研究发现那些曾经使用宫内节育器避孕的育龄妇女,并不会损害生育能力及增加盆腔炎症的发生率。[1]
放置宫内节育器后真的会导致不孕吗?
生育是个复杂的问题,女性能够生育依赖很多因素,任何影响女性排卵、受精、着床和男方精子质量的因素都可能致玻而年龄和生育力之间呈负相关已被广泛接受。
有学者调查显示,引起输卵管不孕的常见的原因是性传播疾病(特别是沙眼衣原体感染和淋病),而不是使用宫内节育器。[2]

上环导致感染、宫腔粘连?我们用证据说话!

分泌紊乱是影响排卵障碍的主要原因,可降低女性的卵巢储备功能,甚至卵泡的质量。宫内节育器主要通过机械和化学性刺激来达到避孕的效果,对妇女的排卵功能不产生抑制作用。
对于宫腔粘连所致的不孕,主要原因是与宫腔操作有关(例如清宫术、人流术等),并且宫腔粘连的发生率和严重程度随着宫腔操作次数的增加而加重。
使用宫内节育器避孕可有效减少妇女的意外妊娠率,从而较少妇女清宫的次数,降低由清宫导致的宫腔粘连的发生率。[3]
放置宫内节育器会增加生殖道感染的几率吗?
正常情况下女性生殖系统具有一定的自然防御功能,可以有效抵御细菌的入侵。但是受多种因素影响会破坏女性生殖系统的自然防御功能,进而病原体进入宫腔中导致盆腔炎的发生。
有多数学者研究显示,相比于未放置宫内节育器采用其他避孕措施的妇女来说,放置宫内节育器妇女的盆腔炎发病率并没有显著差异。[4]

上环导致感染、宫腔粘连?我们用证据说话!

放置宫内节育器后有哪些不良反应呢?
1. 白带增多:如果使用的是带有尾丝的宫内节育器,会造成宫颈分泌物的增多,若在白带增多的同时,出现腹痛、全身发热等不适,需要及时去医院检查。
2. 腰酸或下腹痛:上环后,会引起子宫收缩,造成轻微的下腹痛及腰疼,可给予对症处理,甚至采用其他的避孕方法。
3. 不规则的阴道流血,可以表现为月经量增多、经期延长或有少量点滴状的出血,一般不需要处理,3-6个月后逐渐恢复。
放置时间有什么要求吗?
1. 月经干净3-7天,无性生活;
2. 人工流产后可立即放置;
3. 产后42天恶露已经干净,会阴切口愈合,子宫恢复良好;
4. 对于自然流产患者,月经复潮后即可放置,药物流产后,有2次正常月经后放置;
5. 哺乳期放置时需要排除早孕;
6. 性交后5天内放置作为紧急避孕方法之一。
需要注意的是,宫内节育器可能发生下移、异位及脱落。因此放置后的3个月内,尤其在月经期或大便时,需要注意宫内节育器是否脱落。
此外,宫内节育器无法对抗性传播疾病带来的感染风险,也不能阻止受精卵在宫腔外的部位着床,因此,宫内节育器仍有异位妊娠的风险。
放置宫内节育器后应定期随访,时间为放置后的第1、3、6、12个月,以后每年随访1次直至停用。如果出现特殊问题,需要及时去医院处理。
小结
看完这篇文章,大家也许会打消对节育器的偏见,如果没有怀孕的意愿,放环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参考文献:
[1]Intrauterine Device Use, Sexually Transmitted Infections,and Fertility: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2]Hubacher D, Lara-Ricalde R, Taylor DJ, et al. Use of copper intrauterine devices and therisk of tubal infertility among nulligravid women[J].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Medicine, 2001,345(8): 561-567.
[3]靳艳玲.宫内节育器避孕后继发不孕不育问题的流行病学研究[D].郑州大学,2018:1-44.
[4]张立.宫内节育器对生殖系统感染的影响研究进展[J].中国医疗器械信息,2019,25(21):44-45.
本文来源:医学界妇产科频道
本文作者:刘文新
责任编辑:Sweet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妇科之家,版权归(微信公众号 妇科之家)所有!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此文,在编辑发布时可能会对文章进行细微修改,若来源标注有误或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邮箱:tazhijia@qq.com,我们将在1至48小时内进行更正、删除,谢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