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她之家_专注女性信息服务的女性健康网

孕期遇到支原体感染?不必如此慌张......

2021-5-25 17:06| 查看: 238| 来源: 微信公众号 妇科之家

合作联系:广告合作、网站合作,请联系邮箱:tazhijia@qq.com;文章投稿请点击上方投稿按钮进行投稿,本站所有文章都标注来源出处,可在文章底部查看出处说明,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配合您谢谢!
“医生,我刚怀孕3个月,现在查出来支原体感染,会影响孩子吗?”
今天,就让界妹给备孕期和孕期的女同胞们科普下这个问题。
什么是泌尿生殖道支原体感染?
生殖道支原体感染(genital mycoplasma infections,GMI)是由支原体感染引起的一种常见生殖系统疾病,是常见的性传播疾病之一。常见的与泌尿生殖道感染有关的支原体有解脲支原体(Uu)、人型支原体(Mh)、生殖支原体(Mg)。21%-53%的健康成年女性子宫颈或阴道内存在Uu和Mh的定植。许多感染的女性无症状,但在机体免疫力低下时,可引起各种感染。
由于生殖支原体培养时间缓慢,受检测条件所限,Mg仅在我国极少数医院开展检测,目前临床上泌尿生殖道支原体感染主要检测Uu和Mh。
泌尿生殖道支原体感染会导致哪些后果?
由支原体产生的过氧化氢和超氧化物自由基可引起宿主细胞的氧化损伤,细胞损伤导致先天免疫系统的激活,引发细胞因子释放趋化性和细胞毒性作用。
宫颈炎和盆腔炎
近年来,已有大量证据证明生殖支原体Mg是宫颈炎、子宫内膜炎、盆腔炎、输卵管性不孕的病因。生殖支原体有很重要的临床意义,但我国的生殖支原体临床检测很少。根据《2015年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性传播疾病诊断和治疗指南》,MG在宫颈炎中检出率为10%~30%,在盆腔炎中的平均检出率为10%。
约有10%的盆腔炎患者能培养出Mh,同时,有研究表明Mh感染还可致产后发热,其原因可能是造成了子宫内膜炎。
绒毛膜羊膜炎及早产
已有很多证据表明解脲支原体可以导致羊膜腔内感染。但是,上世纪在美国进行了一项多中心临床研究,该研究共纳入4900余名妊娠妇女,研究结果表明,母体孕中期阴道解脲支原体的定植与胎儿低出生体重、胎膜早破及早产的发生无显著相关性。目前,大多数临床研究认为不需要对孕期下生殖道检出Uu的患者进行干预和治疗。
因此,如果怀疑下生殖道支原体上行感染至宫腔导致绒毛膜羊膜炎及早产,需要从上生殖道取样进行评估。
泌尿生殖道支原体感染的治疗方案
由于缺乏细胞壁,支原体对β-内酰胺类等作用于细胞壁的抗菌药物有耐药性,抑制蛋白合成的抗生素对大多数支原体有效。抗菌治疗的选择有限,临床首选大环内酯类、四环素类和新型氟喹诺酮类药物。
人型支原体对林可霉素敏感,但对红霉素耐药;与之相反,解脲支原体对红霉素敏感,但林可霉素耐药。在某些情况下,需使用针对人型支原体的特殊抗生素,可以选择克林霉素,尤其是在四环素无效的情况下。针对性治疗解脲支原体时,主要是治疗男性的非淋球菌性尿道炎的时候,如四环素无效,可以选择红霉素或氟喹诺酮类抗菌药物。
常见的治疗泌尿生殖道支原体感染的方案为:多西环素100mg,po,bid,7d;阿奇霉素1g,单次口服,或0.25g,qd,po,首剂加倍,共5~7d;左氧氟沙星500mg,po,qd,7d;莫西沙星400mg,po,qd,7~14d。如果患者存在盆腔炎,需按照盆腔炎治疗方案进行治疗,总疗程14d。与《妇产科学(第9版)》支原体感染的盆腔炎治疗方案基本一致。
《2016生殖支原体感染欧洲指南》中,针对MG泌尿生殖道感染患者治疗方案为:阿奇霉素作为扩展治疗方案,治疗剂量为250mg/d,首剂加倍,共治疗2d~5d,此方案是治疗MG感染的首选方案。二线治疗建议是采用莫西沙星400mg/d,治疗7d-10d。三线治疗建议是强力霉素100mg/次,2次/d,治疗14d,只有30%的MG感染患者能够得到根除。
《2018年英国生殖支原体感染处理指南》指出,无并发症的泌尿生殖系统Mg感染(如尿道炎、宫颈炎)推荐方案:大环内酯类敏感或耐药情况不详者的治疗方案:口服多西环素每次100mg,1天2次,共7天;其后分别于第1、2、3天单次口服阿奇霉素1g、500mg和500mg。建议在多西环素疗程结束后立即进行阿奇霉素治疗。大环内酯类耐药或阿奇霉素治疗失败的治疗方案:口服莫西沙星400mg,每日1次,连续10天。有并发症的泌尿生殖系统Mg感染(如PID)的推荐方案:口服莫西沙星400mg、每日1次、连续14天。
阿奇霉素1g单剂口服的方案与500mg单剂口服然后250mg、1天1次、持续4天的方案相比,更容易出现大环内酯类耐药。最近,澳大利亚一项研究使用总剂量为2.5g阿奇霉素、持续用药4天的数据表明,Mg治疗失败率明显降低。虽然尚未彻底评估,但3天内使用2g阿奇霉素的方案[1g(第1天)、500mg(第2天)、500mg(第3天)]可以提高Mg治愈率,并降低大环内酯类耐药性的风险,且副作用更低。
支原体细菌耐药情况
由于支原体感染株不断增多,临床抗生素滥用或不规则用药和支原体耐药基因的出现,使支原体对常用抗生素有较高耐药率。
根据2744例泌尿生殖道感染患者解脲支原体和人型支原体分布及耐药性分析,药物敏感试验结果显示,Uu及Mh对氧氟沙星、环丙沙星的耐药率≥85%,与尚雨姗等人研究结果一致。
根据6493例泌尿生殖道感染患者解脲支原体和人型支原体感染情况及药敏试验分析结果显示,2300例Uu阳性标本耐药率排名前3位的依次是诺氟沙星(90.3%)、大观霉素(79.7%)、环丙沙星(79.2%);75例Mh阳性标本耐药率排前3位的依次是罗红霉素(97.3%)、阿奇霉素(93.3%)、克拉霉素(93.3%);639例Uu和Mh混合感染耐药率排前3位的依次是诺氟沙星(99.1%)、氧氟沙星(95.5%)、环丙沙星(95.5%)。
Uu对喹诺酮类药物表现出高度耐药性、Mh对大环内酯类及喹诺酮类药物均表现出高度耐药性。Uu、Mh对多西环素、交沙霉素、米诺环素仍表现出高度敏感性,可作为治疗泌尿生殖道支原体感染的经验用药,临床医生也可根据药敏试验结果选择敏感的抗菌药物进行治疗。
支原体感染的注意事项
由于母乳中仅可检测到非常低水平的阿奇霉素,因此母亲采用阿奇霉素治疗对婴儿的风险较低。然而,应监测由于胃肠道菌群的影响可能对婴儿产生的副作用(包括腹泻和念珠菌病)。一项大型队列研究发现,分娩后0至13天内使用大环内酯类药物的母乳所喂养婴儿出现幽门狭窄的风险明显增加。
对于大环内酯类抗生素耐药或妊娠期上生殖道Mg感染妇女的用药选择有限。使用现有抗生素治疗的危害要大于不良妊娠的危害。因此,对于大环内酯耐药的妊娠患者,可以考虑分娩后再进行治疗,并且应观察新生儿是否有结膜炎和呼吸道感染症状。
参考文献:
[1]张岱,刘朝晖.生殖道支原体感染诊治专家共识[J].中国性科学,2016,25(3):80-82.
[2]Combaz-S?Hnchen N , Kuhn A . A Systematic Review of Mycoplasma and Ureaplasma in Urogynaecology[J]. Geburtshilfe Und Frauenheilkunde, 2017, 77(12):1299-1303.
[3]樊尚荣. 2015年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性传播疾病诊断和治疗指南更新内容和解读(续完)[J]. 中国全科医学, 2015(30):3641-3643.
[4]尚雨姗, 聂正超, 施岚. 泌尿生殖道支原体感染特点及药敏分析[J]. 检验医学与临床, 2020, v.17(09):27-30.
[5]谢幸,孔北华,段涛著.妇产科学.第9版[M].人民卫生出版社,2018.
[6]王双双,刘啸林,王义聪等.2016生殖支原体感染欧洲指南解读[J].中国性科学,2020,29(12):122-125.
[7]柯吴坚, 魏然, 万筱丽,等. 2018年英国生殖支原体感染处理指南读解[J]. 皮肤性病诊疗学杂志, 2019, 026(003):183-187.
[8] HORNER P J,MARTIN D H. Mycoplasma genitalium infection in men[J]. J Infect Dis,2017,216(suppl_2):S396-S405.
[9] READ T R,FAIRLEY C K,MURRAY G L,et al. Outcomes of resistance-guided sequential treatment of Mycoplasma genitalium infections: a prospective evaluation[J]. Clin Infect Dis,2019,68(4):554-560.
[10]史海军,常永超.支原体感染与男性不育症患者精液质量状况分析[J].The Sunday times magazine,2005,19(6):358-359.
[11]陈浩宇, 郭海波, 吴晓蔓,等. 2744例泌尿生殖道感染患者解脲支原体和人型支原体分布及耐药性分析[J]. 中华实用诊断与治疗杂志, 2016.
[12]杨书才, 唐景云, 周杰,等. 6493例泌尿生殖道感染患者解脲支原体和人型支原体感染情况及药敏试验分析[J]. 检验医学与临床, 2019, 016(013):1888-1891.
[13] LUND M,PASTERNAK B,DAVIDSEN R B,et al. Use of macrolides in mother and child and risk of infantile hypertrophic pyloric stenosis: nationwide cohort study[J].BMJ,2014,348:g1908.
本文来源:医学界妇产科频道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妇科之家,版权归(微信公众号 妇科之家)所有!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此文,在编辑发布时可能会对文章进行细微修改,若来源标注有误或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邮箱:tazhijia@qq.com,我们将在1至48小时内进行更正、删除,谢谢!
返回顶部